腦袋隨著小筆電罷工,漸漸的開始不聽使喚,我的眼淚我的微笑我的瘋狂,我在澳洲的曾經,暫時找不到寄宿的文字。
  
  電腦移除惱人的病毒,自然而然痊癒,我呢?還記得大口大口呼吸,那新鮮的味道嗎?就像放冷的咖啡,只剩下走味的味道,還是像酒越陳越香,休息過後真的能走越長遠的路呢?

小媳婦X飽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