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些天,被大停車場那壯觀的摩拖車海勾起些許的懷念,懷念那三年前、七年前我們一同在靜宜胡搞瞎搞的歲月,想念那逝去的青春。

    武雄的一番話,讓我想起當初‧‧‧
    話說,我不是這麼愛搭訕陌生人,而是在無計可施下急中生智。  

     大二期中(末!?)考怎麼找就是找不到機車鑰匙,想打電話叫其他人來接我去考試,偏偏在緊急時刻沒有人接電話,我總不能打119勞動警察大人,於是我決定步行去學校應考,才走到路口我就放棄走路的念頭,覺得走到那會計應該也考完了,於是乎‧‧‧邁向正在停紅綠燈的機車人群,隨便挑一個黑色全罩安全帽的人下手, 厚臉皮加裝可憐的詢問,我是靜宜大學的學生今天學校考試,你能不能載我去學校,心理默默的擔心他會不會覺得我是騙子,假日哪來的考試,可是可是靜宜的教授特愛選在假日考試,原本不想等他回答就一屁股坐上後座,沒想到她點點頭示意我上車(誤會!?)

     就這樣這件事成為我大學的傳奇,最不怕死的事。

  
 
   四年中最失心瘋的事情就是沒事找事做,搞什麼團購。

     一切自找罪受的起源就是貪吃,第一次合購豆酥朋泡芙風平浪靜,第二次買章成麥芽餅就讓我槓上沙鹿的不準時宅急便先生。

     大四生多麼難得才能聚在一起上課,95罐的麥芽餅當然希望在時段內送達,不然三個時段是勾心酸存參考用嗎?不是每個人都閒閒沒事等著宅配上門,那時候我可是總機室台柱捏!!!!

     當下火大的我拍下司機的名字、車牌號碼、記下時間,向麥芽餅那邊反應,結果沒回應我就寫投訴到宅急便,後來什麼XXX經理打來道歉了事。     

     之後又槓上巧克力傳情,還交柯小妞寫信投訴順利拿回退款,我想我有當奧客的潛力。

   
  
    這四年最妙的緣分也是搬進去六路13街。

 

      在這裡我終於整到凡事都很完美的FISH,不怕死的我們準備了絲襪套頭、真心話大冒險不說就畫花臉、愛的小手打屁股,整到的感覺就是爽爽爽爽,爽要在乘百倍。

       另一場經典的慶生,就是武雄的生日
        
 

    先吹乒乓球在玩水,就是希望麵粉黏在臉上,讓他帶著一臉的『妝』去上課,一旁人在家裡頂樓慶生廝殺完後,濕搭搭穿夾腳拖浩浩蕩蕩去上晚上的課,不知道的人應該會以為我們剛從墾丁回來吧!!!!!!!! 

  這群人為了報復我竟然在我家開趴,拉完砲就散,留下我一個人清理滿屋子的碎花,幼稚的我把她們掃在一團裝在垃圾袋裡又拿去到在其他人的家,一整晚就聽到此起彼落的尖叫聲  

    在六路十三街,幾個人為了找一隻貓半夜兩三點穿著羽戎外套拿著手電筒在巷子裡來回穿梭呼喚小夫回家,楊棉棉還為了抓小夫翻隔壁家的牆放罐頭在圍牆上,在抓他的時候還被抓傷。

全站熱搜

來飽寶家b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