揮別2008年前幾分幾秒,或許是這一年來最難忘的記憶,那種準備好迎接2009年的歡喜,與生老病死的憂愁,兩種思緒交雜,真的很複雜很難以言喻

  來到Cairns後,或許該說來到澳洲後,第一個遇到英文不好的外國人,比我們程度更差的法國人,連later都不能理解的天真女孩,一各與我年紀相仿每天抱著跳跳虎睡覺,一心想去餐廳後場工作,卻總是因為英文不佳老是吃鱉的女孩,是各童心未泯令人擔心的大孩子。

  記得,第一次見到她是聖誕節,早早她就上床睡覺,問她:為什麼不去慶祝,她也愛理不理,後來才知道因為她英文不好,所以不擅與人交際,在她身上看到我們的影子,總會想起哈利對我們說:妳們的英文很可怕!對他有種心心相惜的感覺,一個人剛來到澳洲,想必是又驚又喜吧!想要約她ㄧ起迎接到數,她很爽快也很開心的答應。
 
  遵守我們的約定,2008.12.31我們又回到Cairns……




  一起迎接九點的煙火,絢爛的火花、過節氣氛彌漫在人群間,就在以為能high到2009年時,一通電話一個消息震驚了所有人,臉上笑容僵了,心底慢慢浮現一陣陣的酸意… …


Are you ok? NO!!! My mom,法國女孩哽咽著,無法拼湊一整句句子,我跟依伶面面相覷,有點不知所措只能拍拍她的肩膀,她緊緊抱著我和依伶,那種無助表露無疑,等她情緒緩和後,我們才知道她媽媽被狗狗攻擊受傷,或許那隻狗狗有狂犬病,她媽媽目前陷入昏迷。

 
  最讓我心痛的話是:她是我媽媽,我卻什麼都不知道,心底反覆浮現是啊!我也是。原本她與我們歡度跨年後,早上就要搭車去雪梨展開新生活,猶記得她那掩蓋不住喜悅的笑容,突如其來的消息,連身為外人的我們都驚慌失措,更何況身為當事者的她,那種不能馬上飛回法國的煎熬,it’s life?

盯著倒數的煙火,與重要的人通著越洋倒數電話,心理卻佔據著法國女孩的身影,長達八分鐘的煙火一結束,馬上又回到房間陪伴她,阿焦對她說:妳是各堅強的女孩,心底默默的告訴自己,我也要當各堅強的女孩,加油!
   
   第一各不在台灣天空下度過的跨年夜,是那麼的難忘… .
  



主啊!請保佑法國女孩的媽媽

全站熱搜

來飽寶家b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