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或留,是種取捨。
 
  離開台灣,來到澳洲;遠離南方的冷冽,享受北邊的溫暖;結束分開旅行,暫時聚在一塊找工作;拒絕cleaner的工作,接了薪水不高又只有三天的園遊會;停在原地,不再往前踩線;這些都是取捨之後的決定。

  有捨就有得。

  不知道自己的取捨是對或錯,只知道選擇了就沒辦法回頭。現在的我,不可能跳上飛機飛回東岸,不可能回到那小小的地方,不可能裝作若無其事,許多的不可能造就現在的局面。

  對FOX說:為什麼要考慮那麼多,為什麼不能就只是單純的試看看,哪來那麼多的如果,但事情發在自己身上時,找不到灑脫的勇氣,我情願當隻鴕鳥,自以為把頭埋起來就什麼都看不見,卻又默默期待挖的是同一各洞。

  想太多,變得好複雜,不單單只是取捨這麼簡單。
 
  考題能不能是是非題,作答時只要選擇圈或叉,我不擅長刪去法選擇A、B或C更可能是D,申論題已經不再是我所擅長的題型,沒有根據剩下的是答非所問,我不知道該理智的捨去,或者照著感覺走,我缺乏她的勇氣。

  我想像喝醉酒一樣"天不怕,地不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來飽寶家ba 的頭像
來飽寶家ba

來飽寶家ba_親子旅遊

來飽寶家b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