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澳洲相依為命一年多後,正式"單飛"算算也兩各月了,這些日子多了些不同,少了習慣的中文,多了不輪轉的英文,我在fucking cobram,而她遠在西邊的perth… …


 


    或許,這是我在澳洲最歇斯底里的生活。


 


  剛到packing shed的我速度比別人慢,英文比別人破,說真的很想瀟灑的說我不幹了,也不想要一天到晚被mark消遣,"sherry~you’re too slow><."剛開始包裝水蜜桃的我一天到晚聽到他這樣對我說,不過這也是事實,包裝廠裡的大家都是包裝好幾年的老手。


 


  除此之外,我還是名氣響叮噹的麻煩製造者,有誰會跟我一樣連續三天打翻箱子,雖然大家嘴上都掛著"it’s ok!!!don’t worry!!!"自己都覺得過意不去,每天的每天神經緊繃直到time out的那一刻才能得到一絲絲的放鬆,日復一日。有天小捲忍不住問我:為什麼你每天上班臉都很臭?fox也對我說:有錢賺還不開心,但我真的找不回開心。


 


  或許,這是我在澳洲掉過最多眼淚的地方。


 


  女人果然是水做的,只是沒有想到一像樂觀的我情緒低迷到谷底,老是反覆的想著為什麼在這裡我交不到朋友,寂寞的滋味嘗起來很苦澀,但我卻還是默默的和韓國女生保持一大段距離,想找個人用中文暢快的聊聊都是種奢求,不過合我口味的人還真不是普通的難找。


 


  大半夜走在沒有半盞路燈的高速公路,來來往往是時速超過100的貨運車,這麼瘋狂的事,我在這裡做過兩次,再伸手不見五指的情況下靠著手機微弱的燈光持續的走著,如果看過WOLF CREEK電影的人就會知道每年在澳洲平白無故消失的人不在少數,也不知道自己哪來的衝動


 


   在這裡,我總是失去控制,大哭大笑大喊大叫,情緒起伏大到連我自己都不認識自己,就在想只不過是小小的包裝廠我怎麼可以變得那麼壓抑,在這我是寂寞的不過最近有了新朋友,我的毛病不藥而癒。


 


   分開,不見得不好。想的更多,珍惜!

    想在只想趕快離開這裡,即使這裡可以讓我存到些許的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來飽寶家ba 的頭像
來飽寶家ba

來飽寶家ba_親子旅遊

來飽寶家b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